你不知道的那个20%学说

如果你有幸成为Google的雇员,那么恭喜你,你只需要用80%的规定时间来做本职工作。剩下那20%的时间,只要你觉得对Google有益的事情都可以做。至少,理论上都是可以的。

Google这个20%自由时间的政策在软件工程界算是家喻户晓了。然而被大家忽略的是,这个政策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948年的3M。

1974年,3M的一位科学家Art Fry诞生了一个绝妙的想法。他想,要是能够在一片纸的背面弄上点胶(其实他同事Spencer Silver几年前就想这么做了),那不就是一个绝妙的书签吗。如果可行的话,他就能用这家伙为在教堂唱圣歌占座了。他把这东西叫做便利贴。Fry就是在他的“15%自由时间”里构思出这个标志性的产品(他在这里和Smithsonian提起过)。这个“15%自由时间”项目允许3M的员工利用他们有酬工时的一部分去追逐彩虹或者发展自己的想法。乍看之下,这像是一种员工福利。但是实际上,这段不起眼的时间催生出许多公司最畅销的产品,并且为日后那些顶级科技公司,像Google和HP,开创了先例。

历史上,HP版本的类似政策并没有很多的记载;当我对HP管理方法有所了解后才明白,它通常被认为是一个“惯例”,而非明确的“政策”。Robert X. Cringely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细节

发明这种管理方法的公司不是Google,而是HP。HP的方法或许更加正式些,因为他们把那10%的时间限制在周五的午餐后。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出这样一番景象:一个周五的下午,在Palo Alto的每一个工程师琢磨着一些狂野的点子。整个管理体系的另一部分在于,这些工程师可以进入被他们称作“实验商店”的地方 —— 任何他们可以用来干活的东西,不管是显微镜,磁控管,或者是一桶丙酮,都可以在周五的下午,不过问任何人就从HP的仓库中带走。这种方式促成了一系列激动人心的创新产物,随后它们被转化成,包括HP打印机在内最成功的产品。

或许真的是HP发明了这种方法,因为他们从1939年的时候就开始实行类似的计划了。比如,Dave Raggett, 就是在他HP工作期间的10%自由时间里为发明HTML做出了杰出的贡献

尽管他们的方法早于Google,但是Google更多的是以一种实际的策略去验证此方法的有效性,并且在技术圈子中无人可及地推广了它。奇怪的是,我在现在的Google Jobs主页找不到一处提及这个20%自由时间福利的信息,但是它的的确确是Google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以下都是非常好的例子:Google百分之二十非常有名的项目,包括GMail,Google News,Google Talk,还有AdSense。正如前员工Marissa Meyer所说,几乎一半Google的产品来源于那20%的时间。

在HP,3M,Google,他们“许多”最受欢迎的产品正是诞生在他们给员工自由支配的短暂时间中。这意味着什么?我们应该在工作时间多偷懒来验证我们自己的想法?这就是百分之二十定律这本书所探讨的话题。

The 20% Doctrine: How tinkering, goofing off, and breaking the rules at work drive success in business

和20%自由时间紧密相关的是Hack Day。Hack Days就是从日程表中切出整整24小时的时间,用来鼓励大型团队在这段时间里面协同工作(或者是友谊比赛)。2005年Chad Dickerson在Yahoo!首次举办了这个活动

上周五,借助于公司内松散组织起来的人们,我在Yahoo!举办了首次内部Hack Day活动。把这一天冠名为“Hack”的意义实际上为了借助于Hack文化来拉人,但是公认的事实是我们正在试图修正一个运转糟糕的系统。这个想法非常简单:我们部门所有的工程师都在这一天去创造他们内心渴望构建的东西。唯一的规矩就是,你必需在这24小时里面弄出个东西,在结束的时候给大家看看。活动最基本的结构受到了那些小创业公司的启发,但是从来没人能够把它在一个完善的公司里面玩地这么大。

显而易见,第一次Yahoo! Hack Day取得了巨大成功。在一个对创新苦苦挣扎的公司里,差不多有70个产品原型在24小时内原地蹦了出来,并且在一个充满了欢呼和尖叫的环境中展示给大家。身着T恤、睡眼惺忪的程序员在周五干上一通宵,仅仅为了向人们展示一个原型,没有任何原因,就是因为他的内心所想。在一本关于开源软件的精品书《大教堂与市集》(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)中,作者Eric Raymond写道:“每一个绝妙的软件都是程序员挠痒痒的时候想到的。“显然,Yahoo!有许多经常挠痒痒的程序员,但是正是Hack Day让他们自然的一起挠到痒处。

这个活动的Atlassian版本,是每三个月一次的ShipIt Day。它也可以追溯到2005年。有趣的是,他们试图模仿Google的20%自由时间,但却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结果

长久以来,最烦人的问题是怎么从工作时间里面抽出20%来。就像某个人放言到,“面对着发布新特性和修复Bug的巨大压力,要弄出20%的时间比登天还难。”Atlassian发布产品非常频繁,所以让一个团队来划出一个“停工时间”非常难。尤其小团队很难容忍在核心产品开发之外浪费时间。这并不是因为团队领导的严酷,通常是由于开发者不想因为自己20%的自由时间给队友带来沉重的工作负荷。他们非常喜欢自己正在开发的产品,并且为自己付出的努力感到自豪。然而,他们不想被认为当别人满负荷工作时,自己却独享特权。

我想有足够的成功案例证明,搞一个像Hack Day或者20%自由时间这样的活动非常有价值。 但是在你开始之前,请考虑一下你和你的公司是否已经做好准备:

  1. 你们的日程表有足够的自由度么?

    如果你们的日程表毫无自由度可言,你根本不可能切实得找出20%的时间或者一个可怜的Hack Day。如果你周围的所有人都在辛勤工作,竭尽全力向前赶进度,无时无刻…或许,这都不健康。没错,每个人时而都有非常紧张的时候,但是要是你的工作环境一直处在紧张的节奏下,你就要先把这件事本身处理好。该怎么做,你可以试试Tom Demarco的书《放松》

  2. 做白日梦有关系么?

    如果某个人因为“看起来不忙”而被炮轰,那么你公司的文化可能根本不能接受这样一种行为。花时间思考和做白日梦是一种切实的工作,必须成为你们公司最高层的共识。做白日梦并不是工作的对立面;相反,解决创造性的问题恰恰需要这样

  3. 你们接受失败么?

    当拥有“做你想做的事情”的自由后,这种权利实际上意味着你应该做更加重要的事情。通常这需要给予员工不受约束的自由,即使他们惨痛地失败或者毫无进展。没有失败和大量的尝试,是不会有真正创意和实验的。从失败中快速吸取教训并且继续工作的价值是不可限量的。

  4. 个人的实验能得到尊重么?

    如果不存在对个人实验的良好尊重,公司还弥漫着永无止境地追赶项目任务清单下一项工作的氛围,那么上面那些措施永远都不会奏效。作为一个公司,或者作为一名员工,你都必须相信,最重要的创意和进展随时有可能在公司的每一个员工上诞生。这是一个自低向上的过程,一个从完全的总体规划中扣出来那一点时间是远远不够的。

在这里能把时间花在任何你认为更有价值的事情上!有了这种正式的认可——并不是说公司领导有雅量,而是说他们真心鼓励你那么做,才可能大大加快把工作变得不再那么像工作的进程。

原文Today is Goof Off at Work Day

原作者Jeff Atwood是一名软件开发者,作家,著名博客Coding Honor的主编。和Joel Spolsky一起,两个人组建了鼎鼎大名的问答网站系列Stack Exchange

译者李诗剑

你可以 留言, 或是从你的网站 trackback

回复

Powered by WordPress | Designed by: 站长站 2013